-资本瞄上东莞电竞有俱乐部高价招募游戏高手每天十小时实战练兵

资本瞄上东莞电竞有俱乐部高价招募游戏高手每天十小时实战练兵

东莞的篮球俱乐部全国闻名,那么未来会不会有一个代表性的电竞俱乐部?电子竞技正逐渐被社会大众接受,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其中,甚至成为一项高校专业存在。

东莞电竞产业在升温,关于电竞的相关信息也不断增加。除了制造业产业链,还有时尚的电竞场馆,现在也有专门的电竞俱乐部了。昨日,由广东万臻控股集团打造的万臻电竞俱乐部正式开业,是一家专业化运营的俱乐部,也是当前东莞首家捧得过省级大赛冠军的俱乐部。

一家专业打游戏的俱乐部

9月17日,万臻电竞俱乐部正式开业,成为最新加入电竞产业的新军。万臻电竞俱乐部是广东万臻控股集团旗下专业化运营的俱乐部。万臻控股董事长陈志雄出生于1991年,是东莞一位知名的“创二代”。

在俱乐部正式开业之前,今年3月份陈志雄就陆续物色了一批游戏选手,组织了一支“WZ战队”,并且小试牛刀,在今年腾讯举办的第七届王者荣耀城市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战绩。陈志雄带领“WZ战队”拿到了东莞市赛的冠军,继而在今年8月举办的广东省赛大众场次中再度夺得冠军,成为目前东莞战队中最好的战绩,未来还将继续挑战全国赛事。

不少人都会好奇,电竞俱乐部究竟是怎么运作的呢?据陈志雄介绍,如果把电竞俱乐部类比成篮球俱乐部,就很好理解了。选手要经过类似于“选秀”的选拔,进入俱乐部后,俱乐部会对其进行培训,安排优秀的选手参与各类赛事,夺取荣誉。俱乐部也会与其他俱乐部进行选手的交易,还会进行衍生品的开发,也会有网红直播等等。

在投资电竞俱乐部之外,陈志雄从海外留学归来后,就一直从事自己喜欢的投资行业,战果颇丰,参与投资的项目包括在纳斯达克上市的“360金融”、A股上市公司易事特、新三板公司晖速通信、倍增企业盛元中天、东莞规模最大的联合办公运营商“梦工场”等等。

陈志雄表示,投资电竞产业,是因为看好电竞产业的未来。相比于他在传统产业上的投资,电竞给了他很不一样的感受。“传统产业是靠生产要素,而电竞产业靠的就是团队,是人!人到处都是,但是要挑选出有天赋、热爱电竞的年轻人,培养成职业选手,这是一个把人变成人才的过程,是一项很有乐趣、又没有天花板的事业。”

电竞业成城市争抢的名片

此前企鹅智酷发布的《2018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2018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突破3亿,市场规模将达到84.8亿元,并将在2020年超过200亿元。

从全国范围看,先后已有浙江杭州、重庆忠县、安徽芜湖、江苏太仓、辽宁葫芦岛、山东青岛等地积极开始建设电竞小镇,体现出一些地方政府对电竞产业的重视。

电竞业成为部分城市的名片,知名的如武汉,不少大型赛事就安排在这里举行,从而延伸出一条电竞产业链。今年8月份,85名选手成为上海首批电竞注册运动员,其中大部分人代表了各自项目的顶尖水平。

而东莞的电竞产业刚刚起步。目前,东莞主要有三种类型的电竞企业:一类是从制造业切入的,例如漫步者、金河田、台达电子、黑峡谷等等东莞知名的IT制造企业,因为生产音响、键盘、机箱等IT产品,电竞产业的发展对于这些产品的升级换代需求有很大的刺激作用,因此积极投身于电竞产业,包括组建电竞产品的科技公司,参与电竞场馆、电竞俱乐部的投资等等;第二类是电竞场馆,目前东莞已经开始有少量的电竞场馆;第三类是电竞俱乐部,目前也有少量的俱乐部。不过总体来看,都是刚刚起步阶段,未来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而从整个电竞产业看,国内电竞产业主要是三大板块:游戏开发商、直播平台、俱乐部。目前东莞仅有俱乐部这个板块的热度在上升,其余板块则还有待观察。陈志雄介绍,俱乐部主要靠两种方式盈利。一是通过前期的运营,积聚流量,最后进行流量变现,如拉赞助、接广告等方式盈利。另外一种是类似于NBA的球员交易,通过与其他俱乐部进行选手交易,来进行盈利。

值得一提的是,位于东莞的广东创新科技职业学院今年该校新增电子竞技运动专业,是广东省第一家开设电竞专业的高等院校。游戏的操控和电子竞技技术只是这个专业的组成部分,还有很多课程需要学习,如电竞赛事运营及管理、游戏角色与场景设计、电子竞技心理学、电子竞技数据与分析等都是该专业的核心课程。

需要更多创新模式注入电竞

市场上的一个个示范案例,让投资者和参与者感受到信心。据腾讯电竞公布信息,《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的版权费突破亿元门槛。2018年KPL的商业赞助中,单家赞助规模最高达5800万元,显然已步入顶级体育赛事之列。

那么,东莞电竞行业发展前景如何?何宇是东莞另一位投身到电竞行业的人,在国贸开设有电竞场馆。此前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国家政策的支持,电子竞技员成为了新兴职业,电竞人群的生态圈已在逐步搭建,与中国许多一线城市相比,东莞的电竞行业起步和发展相对滞后,要想推动东莞电竞行业的大力向前,何宇认为,除了大环境的支持,还要把创新的力量注入电竞行业。

“培养一个人一月如算5000元,培养三个月, ‘交易’出去一个成员最低5万,当中回报率还是很高的。”陈志雄表示,刚开始肯定是烧钱,预计一个月会投入10余万。事实上当前真正盈利的俱乐部没有几家,而作为行业新军,陈志雄认为重点还是需要打出成绩,打造出IP,才有可能实现更多的变现。

陈志雄分析,目前全国电竞产业都还在发展早期,由于投资大风险高、盈利模式不明确等原因,很多俱乐部都组织比较松散,同时用寄生的方式来降低成本,例如寄生在咖啡馆或其他场馆中。但陈志雄有自己的规划,他大手笔投资了万臻电竞俱乐部的总部建设,以独立的、专业化、公司化的方式来运营。目前,俱乐部已经有专职的电竞选手12名,并且还在全国广泛物色选手。

“打游戏和工作是两回事”

不少人都会比较好奇:打游戏的都是些什么人?在成为电竞选手之前,他们的经历是怎样的?成为电竞选手,从爱好变成了工作,他们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变化?

当“打游戏”成了工作之后,“我更想赢了”,18岁的刘晓彤从山东来到东莞,正式加入万臻电竞俱乐部。目前该俱乐部内,共有电竞选手12名,平均年龄是17岁。而一般到了23、24岁,选手就是“退休”了,这是一行吃青春饭的行业。

刘晓彤从2015年开始“玩游戏”,2018年开始从事电竞行业,在正式加入到万臻之前,他在山东青岛当地也会参加线下的小比赛,如今到了广东来了,发现氛围越来越浓厚,家人刚开始是反对的,但是在他不断取得成绩的时候,就越来越支持他做这样的选择,也更加理解这一项赛事。

“关键是怎么跟家长沟通,而且行业环境变好了。前两年去玩电竞,会被说 ‘网瘾少年’,现在已经不会了”。21岁的小俊,家人的态度也是从反对到了支持。他此前是一名活动策划,在游戏当中发现了自己的天赋,包括应变、反应、手速等,最终进入到万臻当中,“每一行都可能被发掘,就是时间的问题,英雄联盟的兴起,获胜的案例在激励我”。

“打游戏和工作,是两回事!由于电竞的特殊性,大多数选手都在16岁到20岁之间,很年轻,没有工作经验。他们可能游戏打得很好,但都是玩,没有当成是一份正式的工作。队员的心态和行为管理,是一件非常有挑战的事情。”陈志雄表示,他成立俱乐部,就是想用专业化的方式来运营,万臻电竞俱乐部将会采取“公司化 轻军事化”的方式管理,公司有制度有规矩,有上下班,有集体荣誉。

而要进入俱乐部也是有门槛的。选手会通过招募的方式进来。俱乐部会在相关的平台(如游戏QQ群、微信群)发布招募信息,也会通过其他渠道来选拔。选手看到信息后,会跟俱乐部联系,在网上进行试训,然后线下报到试训(这个过程的费用俱乐部会报销),在经历过重重筛选之后,俱乐部会根据每个人的能力水平,跟选手商议待遇和签约。

工作日的日程从10时的运动开始,10:30-11:00 运动。11:00-12:00 战略战术等培训。除了培训新知识,更多的会对前一天的实战进行复盘总结。12:00-13:00 午餐。13:00-22:00 实战。一般是提前跟别的俱乐部约好,进行对决。凌晨1:00 收手机。让选手安静睡觉。而选手的工资方面,以万臻为案例,底薪是3500元,会根据获奖情况进行奖励。

采写:南都记者 梁锦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