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头起诉无尽对决抄袭LOL手游腾讯字节再起战火

拳头起诉无尽对决抄袭LOL手游腾讯字节再起战火

来自沐瞳科技的《无尽对决》,曾被Sensor Tower评为2021年度海外最佳MOBA手游。

就在近日,国内游戏圈发生了一件令人瞩目的诉讼事件。知名游戏公司拳头游戏(Riot Games),一纸诉状将上海沐瞳科技有限公司告上了美国加利福尼亚法院,指控后者发行的MOBA手游《无尽对决》(Mobile Legends: Bang Bang),抄袭了《英雄联盟手游》的内容和宣传材料,要求《无尽对决》停止在美国上架。

相关起诉书已经在网络上披露

对于国内玩家而言,沐瞳科技这家游戏公司相对比较陌生。由其开发的《无尽对决》,虽然在海外取得了良好的成绩,但并没有在国内上线。而在海外市场,MOBA手游的格局,与国内完全不同。就在今年2月,知名数据机构Sensor Tower,颁布了游戏领域的年度亚太奖项(APAC Awards 2021),其中,来自沐瞳科技的《无尽对决》,获得2021年度海外最佳MOBA手游奖。

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1年,《无尽对决》在苹果商店畅销榜最多24国位列前5、谷歌商店畅销榜最多19国位列前5,是2021年全球下载量最高的MOBA手游之一,被誉为“全球化最成功”的MOBA手游。

只不过,《无尽对决》虽然出自国内游戏公司之手,但至今仍未在中国上架。

与之相比,腾讯全资控股的拳头游戏,在2021年重点打造的MOBA手游《英雄联盟手游》,在海外市场的表现多少显得有些黯然失色。而拳头游戏与沐瞳科技的这场官司,也被外界解读为腾讯与字节之间的又一次较量。

《英雄联盟手游》直到2021年才正式公测,而《无尽对决》早在2016年就已经上线。此番拳头游戏起诉沐瞳科技,原因并非《无尽对决》的内容涉嫌抄袭,而是“宣传”涉嫌抄袭。拳头游戏在诉讼书中强调,由于《无尽对决》在宣传中大量使用了“legends”一词,而这一词汇与《英雄联盟》的英文名称“League of Legends”产生了强关联。目前,沐瞳科技对外回应称,已经注意到了相关报道,但对此不置可否。考虑到诉讼案的周期普遍较长,究竟双方孰是孰非,还需当地法院进一步做出判决。

不过,拳头游戏与沐瞳科技的恩怨,却是由来已久,这已经是双方第二次产生诉讼纠纷。2017年,拳头游戏就已经将沐瞳科技告上了法院,起诉《无尽对决》对《英雄联盟》构成了抄袭。然而,美国加利福尼亚当地法院,拒绝受理这起案件,并裁定此案应移交中国地区法院进行审理。

来到中国之后,拳头的控股公司腾讯,自然接手了这一诉讼,并将旗下手游《王者荣耀》,同样作为《无尽对决》的抄袭对象,加入到诉讼主体中来。最终,拳头与腾讯赢下了与沐瞳科技的官司,获得了1940万元的赔偿金。

但是,沐瞳科技虽然败诉了,败诉的原因,却并非外界传言的抄袭,而是沐瞳科技CEO徐某,违反了《保密与不竞争承诺协议书》。这起案件的背后,是沐瞳科技与腾讯之间的爱恨情仇。

沐瞳科技成立于2014年,创始人徐振华和袁菁,正是被腾讯开除的前员工。

徐振华加入腾讯的时间是2008年,先后参与了《自由幻想》《轩辕传奇》《部落守卫战》等多部游戏的研发工作,展现了非凡的创造力。工作期间,徐振华结识了日后的创业伙伴袁菁。作为同济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袁菁的工作履历更为亮眼,2003年一入行,便加入到了当时风头正盛的盛大游戏,参与到了知名游戏《传奇》以及《泡泡堂》的项目运营中。2007年,袁菁加入腾讯。他和徐振华,在运营端与研发端珠联璧合,堪称一时瑜亮。

2014年1月26日,在供职腾讯期间,徐振华和袁菁背着腾讯,创立了上海沐瞳科技有限公司。众所周知,像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大厂,会与员工签订严谨的竞业协议,徐振华和袁菁的举动,腾讯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就在沐瞳科技成立不久后,腾讯便得到了消息。同年5月,腾讯正式告知徐振华严重违反了公司规章制度,并在办公室里没收了他的门禁卡,将他驱赶出公司。与此同时,徐振华的内部办公系统权限连带工作邮箱,被一并取消。

双方的恩怨,当然不会就此结束。不过,离开了腾讯之后,徐振华终于可以将全部精力放到沐瞳科技,正式走上创业之路。

2014年的国内游戏环境,和今天相差甚远。虽然历史证明,游戏出海正在成为国内游戏厂商的出路之一,但在当时,拥有这种远见的国内游戏公司并不多,大家的注意力,仍然停留在国内市场。而徐振华,就是最早注意到海外市场巨大潜力的游戏从业者之一。

而在脱离腾讯之后,徐振华带队研发的第一款手机游戏《魔法英雄》,在2015年正式上线。与国内其他游戏公司不同的是,沐瞳科技将重点放在了海外市场,在苹果商店与谷歌商店对《魔法英雄》进行了全球推广,并收获了不错的市场反响,一度创造了900万美元的月流水。

对于沐瞳科技而言,《魔法英雄》不仅掘到了第一桶金,而且验证了游戏出海的可行性。通过《魔法英雄》,沐瞳科技积累了海外运营游戏的宝贵经验,并对海外用户智能终端的硬件数据,有了初步了解。这为其日后取得瞩目的成功,提供了基础。

《魔法英雄》之后,徐振华将目光放到了MOBA这一品类上。昔日老东家的《英雄联盟》,是当时乃至现在当之无愧的长青游戏。而在2014年之前,已经先后诞生了《混沌与秩序之英雄战歌》《指尖刀塔》等移动MOBA游戏,MOBA俨然成为新的游戏风口。对于嗅觉敏锐的徐振华而言,对此不可能没有察觉。

2015年8月18日,腾讯正式开启了《王者荣耀》内测,旋即引发了全民追捧,火爆场面一度空前。同年11月,《王者荣耀》正式开启公测,仅仅不到1个月的时间,就创造了日活用户超过750万的惊人数据,登顶全球MOBA手游第一。

图源:游戏陀螺

《王者荣耀》对业界的冲击不言而喻,2016年,徐振华当机立断组建了移动MOBA项目组,决定来分一杯羹。仅仅用了半年时间,2016年7月14日,由他主导的移动MOBA游戏《无尽对决》,正式在安卓平台发布,目标当然还是海外市场。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王者荣耀》自公测以来,创造了惊人的用户数据。但在海外市场,《王者荣耀海外版》也就是《Arena of Valor》,直到2017年12月才在北美地区上架。而沐瞳科技的《无尽对决》,足足比《Arena of Valor》早上线了1年零5个月。

我们无法证明,腾讯如果同步在海外市场推出《王者荣耀》,是否能够击败后来的《无尽对决》。但在当时,腾讯并没有将触角伸到海外。而已经在海外市场耕耘一年的沐瞳科技,抓住了这个难得的窗口。而当日后,腾讯有精力运营《Arena of Valor》的时候,《无尽对决》已经抢先一步处在了领跑者的位置。

但于沐瞳科技自身而言,这场移动MOBA之战,却惨烈异常。

沐瞳科技并非一家体量巨大的互联网公司,虽然《魔法英雄》流水表现可喜,但创造的利润终究有限。而在海外市场,MOBA手游的受众群体,远远比不上国内。《无尽对决》上线之初,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推广,而海外推广需要花费大笔资金。据袁菁回忆,仅仅是用在《无尽对决》推广上的费用,一天就要花费30多万美元,一个月亏损超过1000万美元。公司最艰难的时候,现金流仅仅够支撑50天。

但在袁菁看来,沐瞳科技有实力打造一款全球流行的MOBA手游,公司上下愿意为此赌一把。

这种近乎赌徒式的烧钱一直持续到了2018年,沐瞳科技终于等来了曙光。仅仅在美国市场,《无尽对决》的收入就已经达到了1000万美元,而同台竞技的《Arena of Valor》,收入仅为500万美元。在《Arena of Valor》表现强势的其他市场,与《Arena of Valor》的差距更大。2018年上半年,《无尽对决》在东南亚的下载量与营收位列榜单第一、第二,远超《Arena of Valor》。

到了2019年,双方的差距仍在进一步拉大。据Sensor Tower数据发布的数据,2019年3月中国手游海外收入榜中,《无尽对决》排名第9,《王者荣耀》仅排名第20。

图源:Sensor Tower

不仅如此,自2017年以来,《无尽对决》相关国际赛事,包括MLBB全球冠军赛、MLBB东南亚杯赛、MLBB职业电竞联赛等众多电竞赛事风起云涌,已经在东南亚以及巴西等国家逐步形成规模,吸引了众多职业选手加入其中。根据Esports Charts公布的数据,2021年全球移动电竞观看时长排行榜中,《无尽对决》凭借3.86亿小时的总时长,位列全球第一。越发成熟的电竞赛事,让《无尽对决》的根基更加牢固。

图源:Esports Charts

正是在这段时间,拳头游戏以及腾讯,将沐瞳科技告上了法院,理由是《无尽对决》涉嫌抄袭《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但不为人知的是,在这起案件之外,腾讯向沐瞳科技CEO徐振华发起的违反竞业协议诉讼,也在同步进行中。

2017年6月,腾讯以徐振华违反保密协议、竞业协议为由提起诉讼。最终,上海一中院二审判决,徐振华违反劳动合同中的竞业限制条款,需向腾讯赔偿1940万。这起案件在当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赔偿金额创下了当时同类案件的纪录。

然而,在舆论场上,大众却习惯性将这两起案件混为一谈。时至今日,仍然有不少人认为,沐瞳科技当初输掉的是抄袭案,如今,拳头起诉沐瞳科技抄袭属于梅开二度。但真实的情况是,沐瞳科技并未因抄袭输了官司。

从2014年到2017年,国内游戏公司对海外市场的重视程度不断加深。尤其是在《绝地求生》引爆的大逃杀玩法风靡全球后,腾讯对海外市场的重视程度陡然升高,并成功收购了《绝地求生》的母公司蓝洞、推出了同名手游《PUBG Mobile》,一举冲上了国内游戏海外收入榜第一。

对于腾讯而言,自然不甘心《Arena of Valor》在海外市场被《无尽对决》压制。而让腾讯与沐瞳科技逐步走向缠绵的关键人物,是近些年大力布局游戏产业的字节跳动。

2021年3月22日,字节跳动完成了对沐瞳科技的并购。据业内人士透露,这幢并购案,字节跳动花费了100亿人民币的现金,以及150亿人民币的股权,支付对价约合40亿美元。而这,也是国内游戏公司最大的一笔收购案。

饶有意味的是,坊间传言,腾讯也曾加入到对沐瞳科技的追逐中。最终,沐瞳科技选择了字节跳动。而在这起收购案完成的时候,沐瞳科技与腾讯之间的官司还未结束。如今,沐瞳科技找到了一个强有力的靠山,他与拳头之间的恩怨,自然就成了字节跳动与腾讯之间的角力。

图源:财新网

就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中国手游海外收入的格局,发生了一些微小的变化。《无尽对决》排在第13名,虽然较之前有所下降,但在东南亚市场,《无尽对决》收入超过1亿美元,下载量突破4700万,保持着不错的增长势头。而字节跳动游戏出海的发力点,正是东南亚。

除了战略方向的一致,促使沐瞳科技与字节跳动走到一起的,还有二者业务上的高度重合。时至今日,《无尽对决》依然没有在国内上线,在可预见的未来,这款游戏在国内上线的优先级并不高。在国内MOBA手游这一赛道,经过了《英雄联盟手游》与《王者荣耀》的“内部厮杀”,《王者荣耀》的统治性地位,仍然难以撼动。

而在海外市场,手握TikTok这一风靡全球的社交软件的字节跳动,无疑可以为沐瞳科技带来巨大的流量。而这,是腾讯所不具备的优势。

图源:Sensor Tower

这份榜单上,来自米哈游的《原神》取代《PUBG Mobile》,登上了第一的位置。而榜上有名的FunPlus、莉莉丝等公司,皆是近些年依靠海外市场崛起的中小厂。这些公司和沐瞳科技相似,仅仅依靠某一款游戏,就在海外市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在榜单上,来自腾讯、网易的游戏只有5款。和国内游戏市场腾讯、网易几乎形成垄断的局面相比,海外市场仍然存在巨大的机遇。而当越来越多的国内游戏公司,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类似沐瞳科技与拳头这种“同室操戈”的情况,恐怕还将继续上演。

诚然,抄袭是游戏行业所不齿的行为。究竟沐瞳科技与拳头孰是孰非,只需静待法院作出判决。但回到游戏本身,即便《无尽对决》意外退场,《Arena of Valor》乃至《英雄联盟手游》,就一定能够打响翻身仗吗?

而对于沐瞳科技来说,即便没有与腾讯的官司,尽快打造出另外一款媲美《无尽对决》的游戏,才是他与字节跳动需要思考的问题。当海外市场逐渐成为红海的时候,拥有丰富海外运营游戏经验的沐瞳科技,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总归是一件好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