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决赛主裁梦想成真了希望送上与它相称的执法

欧洲杯决赛主裁梦想成真了希望送上与它相称的执法

虎扑07月11日讯 欧洲杯决赛主裁判的荷兰人库伊佩尔斯接受了欧洲杯官网的采访,他回顾了自己成为裁判的昵称,并且呼吁更多的年轻人投入到这个职业中来。

48岁的库伊佩尔斯,在荷兰东部的奥尔登扎尔经营着一家超市,他赠送的裁判名片令人印象深刻。此前,他吹过1次欧冠决赛(2014年)、2次欧联决赛(2013和2018年)、1次欧洲超级杯(2011年)、1次U21欧青赛决赛(2009年)和1次U17欧青赛决赛(2006年)。

顺便说一句,2012和2016两届欧洲杯、2014和2018两届世界杯的赛场上,都留下了荷兰人的身影。

对于被选中参加这次欧洲国家队最高级别赛事的最后一战的执法工作,库伊佩尔斯表示,这一如既往地让他感到兴奋。“当听说是我来吹罚这场决赛时,我非常激动,”他告诉欧足联官网。“我一直希望有机会担任欧洲杯决赛的主裁,我和我的团队一起努力实现了这个目标。这是一座里程碑、一次梦想成真、一个难以置信的时刻、一份儿巨大的荣誉。”

库伊佩尔斯很享受他的欧洲杯执法工作。小组赛阶段他负责两场比赛的执法工作——比利时在哥本哈根逆转险胜丹麦,以及西班牙在塞维利亚5球大胜斯洛伐克。之后8强赛,他主哨了丹麦对捷克那场激战。他还担任过英格兰对克罗地亚小组开门红的第四官员。

“欧洲杯比赛一直踢得很精彩,”他称。“我认为裁判的水平也一直维持得很高。我们——裁判、欧足联工作人员、体能教练——处得就像一家人。每个人都为让这届比赛成为一种积极的经历提供了帮助。”

父亲的建议

有时,一句简单的话或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就可能成为改变一个人生活轨迹的催化剂。就库伊佩尔斯来说,就是他16岁那年,父亲杨-库伊佩尔斯为他规划了一条新路。

“我年轻时也是踢球的,但相对于当裁判,我当球员可不怎么样,”他回忆道。“我爸爸就是裁判,他告诉我:‘如果你了解自己的状况,那你就该去上裁判课,去当裁判,而不是球员。’所以我就那么做了。从那时开始成为一名裁判员。我永远感激父亲对我说的那番话。”

新的职业生涯方向就这么来了,但库伊佩尔斯承认,他从来没有把成为“明星裁判”当做自己的目标。“开始当裁判时,我意识到自己真的很喜欢这个,但那会儿,我并没给自己设很多目标。我是个循序渐进的例子,走一步看一步。帮助到我的是,总有正确的人出现,来指引我前进的道路。”

2006年,他晋升为国际裁判。“当我有幸能够晋升到精英级别时,我开始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真正为自己设定明确的目标。”

从那时起,库伊佩尔斯就在这条路上不再回头了。作为如今欧洲最受尊敬的裁判之一,他学会了如何应对裁判生活中的无数起伏。“你需要身心健康,享受自己做的一切,否则这(当裁判)就毫无意义,”他说。“人员管理的能力、足球知识的掌握,这两点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你能赢得球员和观众的信任,你的工作就会轻松很多。”

周日的决赛,库伊佩尔斯将会有一支久经考验、值得信赖的团队陪伴执法——两名荷兰同胞桑德-范罗埃克尔、埃尔温-泽恩斯特拉担任助理裁判;西班牙裁判卡洛斯-德尔塞罗-格兰德担任第四官员。巴斯蒂安-丹克特(德国)、波尔-范博克尔(荷兰)、克里斯蒂安-吉特尔曼和马克-弗里茨(均为德国)4人担任视频助理裁判(VAR)。胡安-卡洛斯-吉梅内斯(西班牙)担任替补助理裁判。

此前这个团队曾在伊斯坦布尔一起工作,本周早些时候,他们抵达了伦敦,以在比赛达到最高潮时适应现场气氛。“我们大家把两场半决赛全看了,温布利的气氛令人难以置信——所以我们现在真的非常期待决赛,”他说。“能有更多的备战时间,真是太好了。”

保持专注与团队协作

那么库伊佩尔斯什么时候会感受到一场大战即将来临?“首先,当我们裁判团队上场热身时,观众开始越来越多,每个人都很兴奋,”他说。“但我想,我真正意识到(决战来临),会是当我带领两队队员出场、经过奖杯、排着队准备奏国歌的时候。”

“那一刻,我会想起所有帮助我站到这里的人,尤其是我的家人。”库伊佩尔斯期待着把那一刻的骄傲,和自己最坚定的支持者——妻子和两个孩子——分享,她们也将来到温布利观看决赛。“不管我怎么强调老婆孩子对我的重要性,都不为过,”他说。“她们一直支持我,不管是事情进展顺利,还是我遇到困难的时候。”

库伊佩尔斯是追随父亲的足迹成为裁判的,因而这项工作肯定要成为家庭生活的一部分——他的妻子玛丽早就对裁判的生活了如指掌了。玛丽的爷爷安德里斯-范列文就曾是一名顶级裁判,主哨过1963年在鹿特丹举行的、热刺对马竞的欧洲优胜者杯决赛。“我听说过很多关于爷爷的故事,”库伊佩尔斯说。“他老人家这辈子百分之百地活成了一名裁判。”

一旦他在温布利郁郁葱葱的草皮上吹响口哨,决赛就开始了!库伊佩尔斯和他的团队就会立刻将想法转变为专注于制作出一场与场合相匹配的表演。“全神贯注!从开场哨到终场哨,都要全神贯注,”他解释道。“这非常重要。你可能90分钟都吹得很好,做出了所有正确的判罚,但最后时刻若犯一点错误,就抵消了你之前所有的正确决定。团队合作将是至关重要,我可以完全信任我的团队,这一点我非常放心。”

着眼未来

在他裁判生涯的这个阶段,已经在履历表上已经有了这么一份完整的大赛名单,那么库伊佩尔斯还有什么可以实现的愿望吗“那得等欧洲杯结束后再想,”他笑着说,他回想起自己那非常有意义的裁判生涯。“我们也算见得多了——我们这个团队已经走遍了欧洲和世界,与伟大的球员、伟大的教练一起参与了精彩的比赛。当裁判是一个梦想——当欧洲杯决赛裁判更是一个梦想。就裁判工作而言,欧洲杯结束后,我会关注业内会有什么新动向。”

除了繁忙的商业经营外,库伊佩尔斯——业余时间是一名网球运动员和山地自行车骑手——绝对希望将自己非常广博的专业知识传授给年轻一代的裁判,让对足球痴狂的年轻人意识到,当裁判比当球员的前途更宽。“如果有人需要我的帮助,我会把我的知识讲给他们。如果年轻的男孩女孩问我如何成为一名裁判,我肯定会鼓励他们试一试。”

“裁判工作非常了不起。你要学会做出决定、不断进步,它会激励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如果你想当裁判,那就抓住这个机会吧……”

(编辑:姚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